工会
   
站内搜索:
  最新公文
   
女工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女工天地>>正文
莎荣·迈克雷尼与诺贝尔级女科学家传记
2015-01-21 06:10   党委宣传部 审核人:

莎荣·迈克雷尼(Sharon Bertsch McGrayne)在她为获诺贝尔奖的女科学家所的传记《科学中的诺贝尔奖女性:她们的生活、奋斗和重要发现》(Nobel Prize women in science: their lives, struggles and momentous discovers, Carol Publishing Group,1998)中,把回答"为什么科学界中女性如此之少"的问题作为贯穿全书的写作思想。
首先,作者把书献给了两位在生理学研究中做出突出贡献却默默无闻的女科学家曼古尔德(Hilde Mangold)和洛布歇特-罗宾斯(Frieda Robscheit-Robbins)。曼古尔德在导师指导下施佩曼(Hans Spemann)默默地进行科学研究,完成了关键性实验,却在26岁时因家中厨房事故身亡。11年后施佩曼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洛布歇特-罗宾斯与惠普尔(George Hoyt Whipple)是合作者,他们共同的工作导致发现了贫血病的肝脏疗法,1934年获奖的却是惠普尔,尽管她在惠普尔的最重要的科学论文中是第一作者。惠普尔把自己得到的奖金分给了她和其他两位女技术员。
其次,尽管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女性只有十名,但作者却撰写了十五名女科学家的传记,这表明了作者认为其他五位科学家的科学成就完全可以和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的成就媲美,未能获奖是被以男性科学家为主的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低估或者忽略了。这五位没有得到应有的荣誉的女科学家是埃米内特(Emmy Noether)、丽丝·迈特纳(Lise Meitner)、吴健雄、罗莎琳·富兰克林(Rosalind Franklin)和约瑟琳·布内尔(Jocelyn Burnell)。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作者在传记中,特别突出女科学家遭遇的种种障碍。尽管经过近百年的时间,这些障碍在以居里夫人为代表的第一代女科学家、以柯里夫人为代表的第二代女科学家和以布内尔为代表的第三代女科学家的身上都不同形式、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她们被限制在地下实验室和顶楼办公室。她们挤在办公设施的后面参加科学讲座。在美国直到20世纪70年代,她们作为无薪的志愿者在大学里工作数十年。科学被假定为是强壮的、严格的、理性的,女性被假定为是弱小的、不牢靠的、非理性的。其结果便是,根据定义,女性科学家乃是不合自然规律的存在。"(同上,第3页)
在写法上,在多篇传记文章里,作者以这位科学家遭遇的困难与歧视开始。例如,描写居里夫人是这样开头的:"‘偷夫者!外国女人滚出来。'喊叫声和嘘声充满了玛丽·居里的家。一块石头砸中了房子。人群越来越拥挤,敌意更加高涨。屋子里,玛丽·居里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地紧抱着她七岁的女儿伊芙。"(同上,第12页)描写迈特纳的开头是:"从一个私用的入口,迈特纳进了他的地下实验室并待在这儿。一个原先的木工房,这是她在柏林化学研究所被允许进入的唯一的一间屋子。没有女性——当然清洁工除外——被答应和男人一起上楼。甚至被禁止使用化学楼的洗手间,她只好用街边一家医院的简易设施。"(同上,第37页)描写柯里夫人的开头是:"一所美国大学提供了吉蒂·柯里的丈夫一份他梦寐以求的工作——条件是他停止与妻子一起工作。当他拒绝时,打算雇用他的老板们惊呆了。把吉蒂叫到一边,他们严肃地告诉她,她正在毁掉丈夫的事业。他们严厉地教训这个捷克出生的女人:‘一个和他的妻子一起工作的男人就不是真正的美国人。'"描写麦克林托克的开头是:"当圣路易斯的一位巴巴拉·麦克林托克小姐在报纸上宣布1936年订婚时,密苏里大学植物系主任被吓坏了。他错把这位小姐当成了自己的新来的34岁的助理教授巴巴拉·麦克林托克博士。他把她召唤到办公室,然后威胁她:‘你要结婚的话,就要被解雇。'"(同上,第144页)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州中医药大学工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通讯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大学城外环东路232号广州中医药大学办公楼    邮编:510006    技术支持:广州中医药大学信息中心